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绿色生活

等闲识得东风面

发布时间:2018-08-19 20:02:26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阅读:0

等闲识得东风面

写下这个题目,让我好一阵子高兴,虽然它不是出自我的创造,而是偷自去年底的一份《光明》。

人之一生,短促得很。我们何尝不是终日在渴望生命的精彩?就像一部电视连续剧,哪个观众不希望它集集精彩?可反观自身,世俗的生活中又漂浮着种种的失意和无奈,它让你扯不起理想的大旗,放飞不了希望的风筝……

偏偏,人们就忽略了“休闲”。

在古代汉语里,休闲是典型的象形文字。“休”是什么?一个人倚在大树上歇息;“闲”字何来?原来的闲字写作“门”字里面加个“月”。是说月亮从门缝里照进来———这本不是什么闲字,而是被有闲的人看到了……现在的闲字是指门栏,假借为空闲。由此可知,古代社会虽然生产力不行,古人却是深谙休闲三味的。还有就是休闲未必要有多少钱,首先要有的是那份心,那一份万物静观皆自得的闲心。

今天的世界不行了,我们看见太多的人在忙着追寻不属于他的东西,追逐虚幻的声名和无尽的物欲,而不见了眼前优美的风景。他真正需要去珍惜的东西在哪里?没有一颗休闲的心,他看不见。所谓偃仰时尚,奔走要途,梦想燕韩,神驰吴越,现代社会,有多少人当食忘味,当卧忘寝!哪里还记得词典上有休闲二字?

“胜日寻芳泗水滨,无边光景一时新

等闲识得东风面

。等闲识得东风面,万紫千红总是春。”人在休闲的时候,是没有功利之心的。其实也就是在这时,他于无意中就从大自然里摄取了丰富的精神营养。风声,云影,雨意,蝉鸣,古往今来,它到底给了人类多少生命的启示?可惜人类早就患了近视,两眼看得见的,尽是形而下的物质。“江山风月,本无常主,闲者便是主人。”人们不免怀疑:说这话的苏东坡,是不是正是那个没能吃上葡萄,却在那里大夸月亮的狐狸?

然而,休闲真的远不仅是身体的安歇,它更是一种灵魂的远足。就像有个叫汪涌豪的人所说,当有人说草头露珠、水上浮沤一无可观的时候,我们却感到,它不失为对我们视觉的一种温柔的安慰,对我们心灵的一种亲切的照会。

休闲是张若虚的《春江花月夜》,休闲是曹孟德的《步出夏门行》;休闲是李太白的“五岳寻仙不辞远”,休闲是陆放翁的“细雨骑驴入剑门”;休闲是雪夜闭门读禁书,休闲是闲敲棋子落灯花;休闲是闹市外的山野、噪声背后的清幽;休闲是扶摇直上的飞鸢、悠然漂泊的小舟……

人生需要奋斗,奋斗才能发展;生命也需要休闲,休闲你才能反观———对自身有个清澈的观照。明乎此,设若我们云游在外,休闲时哪管超市里菜贵米贱,股市上牛气冲天!如果我们向内心里追寻,休闲时哪管窗外雪深几寸,梅开几朵?

岁月本长而忙者自促;天地本宽而卑者自隘;风花雪月本闲而劳攘者自冗——明朝还有这样一只叫洪应明的狐狸。

《中国环境报-地球村周刊》第二版

标签: